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真是歲月不饒人。人過四十,身體的很多零件差不多都會出現或多或少的故障來。原本身體矯健的我,慢慢變得身體臃腫發起福來。上班由騎車改為步行,不是因為有資格邁方步去上班,而是為了減肥和鍛煉。由於我性格愛靜,多年來養成了慵懶的習慣。自己可以幾天貓在家裡看書,卻很少抽出時間到公園散步,更不會到同事或領導家裡打牌串門拉家常籠絡感情。所以常常社會上的一些流行的東西,我根本就不懂。以致別人向我打聽單位或者社會上的一些大道小道的消息或重大政治事件來,我只有搖頭不知的份,常常被一些消息靈通的人取笑為呆鳥。 開始步行上班時,不覺得自己和別人有什麼異樣,身邊一輛輛汽車、電瓶車或是自行車從我身邊飛馳而過,自己沒有覺得什麼不好。人家有車嗎,沒有必要和他們比速度,人各有志嗎,走自己的路就是了。後來我慢慢的發現了一個問題。看看身邊的行人,和我一起走的、在我前邊走的、還有走在我後邊的,慢慢慢慢的一個一個超到了我的前頭,不一會就會讓我望塵莫及了。我開始沒有覺的有什麼奇怪,他們比我年輕,他們比我事急,他們……總之,我給他們找出很多超越我前面的理由,或者給自己找出很多客觀的借口為自己開托。 一天我和妻子一起下樓上班,走著走著,妻子突然問我,你怎麼走的那麼慢呀,連我你都趕不上,是不是你的腿有毛病?我說沒有呀,我的腿不疼不癢的,年輕的時候我還拿過全校的五項全能冠軍呢。獎狀至今還珍藏在我書桌的抽屜裡。不過認真思考一下,覺得自己確實比別人走的慢的多了。就連妻子年輕的時候總是喊著你走那麼快去搶錢呀,現在也嫌我走的慢了。這問題應該引起足夠重視了。於是,我思考著自己走路的每個細節,沒有發現自己的哪個動作不夠規範呀。於是我又突發奇想,可能是自己的大腦出了問題,致使腿腳不夠靈便了。回想一下自己每天看書寫字,背誦古文詩歌之類,記憶力雖有所減,也沒達到失靈的地步呀。 上班的時候,我有意識的伸展自己的四肢,除了坐的時間長了腰部有點發酸外,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呀?妻子是個細心的人,焦急的催促我到醫院做個檢查。她說走路快慢無所謂,可別落個其它毛病來。雖然咱是個平民草芥,沒啥大富大貴,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過日子比啥都強。無奈之下,只有去看醫生。醫生很專業的用小錘敲打著我的腿和腰,又用拳頭擂了幾下我的腦袋,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來。就開了一張單子,說做個腰部CT吧。我當時冷汗都嚇出來了,沒那麼嚴重吧?躺在檢查的床上,心裡暗暗嘀咕,現在科技真發達,人在這裡一趟,就沒有什麼隱私可言了,就是你骨子裡的一個很小的病變也會被昭然若揭。出了CT室,心想這肯定是醫生掙獎金的把戲,把沒病的人當作有病的人去治。報紙上不是經常有類似的報道嗎,真不知道現在世界上到底誰在有病。檢查報告出來,醫生拿著膠片放在燈箱上,一臉嚴肅的指著膠片上黑黑白白的東西說,問題就在這裡了,你看正常人的腰椎應該是彎曲的,你的腰椎該彎曲的地方卻是直的。這樣你的腰椎受力緩衝不足,腰部的壓力要比別人的大的多,時間長了就會壓迫下肢神經,影響你行走的速度。醫生問我是做什麼職業的,我說教書和種田。醫生說,種田是個重體力活,腰部受壓自然很重,體力勞動會導致椎間盤突出。腰椎老化蛻變引起腰疼。我這才想起小時候家裡的事。我出生在農村,父母是地道的農民。在我很小的時候常看見父親腰疼的躺在床上一躺就是幾個月,走起路來也是一扭一扭的。我問父親你的腰咋了,父親總是說沒事,老毛病。醫生接著說,教書看來是個清閒活,長期坐著備課改作業的也容易引起腰椎變直,形成你現在的樣子。我恍然大悟,從小學到大學再到工作,我哪天不是在坐著看書寫字呀,特別是自己喜歡寫點牙疼的文字,偶爾也寫點官樣文章。總覺得自己很多好書沒有讀,有很多道理還沒有明白。多少年來只要自己兜裡有散碎銀子總會跑到書店淘書買書。書一本一本的買,一本一本的讀,腰就自然一天一天的變直了。我雖然在城裡上班,可老家還有十來畝承包地要伺候。雙手刨食哪有當官使權者大筆一揮來的容易,我的腰不直誰的腰直呀!我問醫生吃啥藥能治我這腰病。醫生搖了搖頭,無良藥。不疼不要吃藥,疼了只有吃止疼藥。最好的治療是你自己慢慢鍛煉糾正,讓腰椎有一定的彎曲,你走路自然就會快點的。 從醫院回來,我思考醫生的叮囑,覺得頗有道理。走路不快不是腿的問題,而在腰。腰彎能使人走快,大家的腰彎著所以能健步如飛。而我幾十年讀書、種田養直的腰,豈是三天五天就能彎得了的,秉性難移呀。真不知到我的腰會不會像醫生說的那樣治好。我想即使真的彎不下來,也不應該有啥遺憾和痛苦。走路不快又何妨,做人還是腰直點好! 文章來源:查無此人 |Charlie McCollum in Hollywood | 陳玉慧的BLOG |Pinecam Blogger | 葫蘆葫蘆 |vivien邊走邊看 | 煌哥哥的部落格 |思人獨憔悴 | 陋巷之春 |吳亮的部落格 |